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典型案例
附判决┃四川高院发布种业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2018—2022年)案例(一)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23-03-28 15:25:37 打印 字号: | |

典型案例目录


一、宜宾市农业科学院等与四川隆平高科种业有限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

二、四川绿丹至诚种业有限公司与泸州泰丰种业有限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

三、乐陵希森马铃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与唐成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

四、四川依顿猕猴桃种植有限责任公司与马边彝族自治县石丈空猕猴桃专业合作社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

五、四川众望种业有限责任公司与四川郎霖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

六、四川西南科联种业有限责任公司、四川雅玉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与云南恩谷种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云南鼎程种业有限公司植物新品种合同纠纷案

七、四川陶然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与叶如兵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


案例详情



一、宜宾市农业科学院等与四川隆平高科种业有限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

【案例索引】

二审: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川民终459号

一审: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成知民初字第663号

【基本案情】

原告:宜宾市农业科学院(简称宜宾农科院);

原告:四川省宜宾市宜字头种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宜宾种业公司);

被告:四川隆平高科种业有限公司(简称隆平高科公司)。

宜宾农科院系“宜香1A”植物新品种权人,该院将“宜香1A”的生产经营权授权给宜宾种业公司,并授权宜宾种业公司维权。隆平高科公司系“宜香305”的品种权人,“宜香305”系采用“宜香1A”与“FUR305”组配而成。2011年3月1日,宜宾农科院授权隆平高科公司在制种生产“宜香305”中使用“宜香1A”,授权有效期自2011年3月1日至2011年12月31日。2015年1月、2016年6月,宜宾种业公司两次在市场上购买了“宜香305”水稻种子,该“宜香305”水稻种子的生产日期分别是2014年8月和2015年8月。宜宾农科院、宜宾种业公司认为隆平高科公司的行为构成侵权,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隆平高科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

【裁判结果】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宜香305”授权品种来源于“宜香1A”,尽管隆平高科公司系“宜香305”品种权人,但其为了商业目的生产“宜香305”,仍需经得“宜香1A”品种权人许可。隆平高科公司经授权在生产“宜香305”中使用“宜香1A”的有效期为2011年3月1日至2011年12月31日,在授权有效期届满后,隆平高科公司在再生产“宜香305”中使用“宜香1A”,应当重新获得授权。隆平高科公司未经宜宾农科院许可,使用“宜香1A”配种“宜香305”并用于销售,构成侵权,法院判决隆平高科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宜宾种业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50万元。

隆平高科公司不服,提起上诉。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本案涉及植物新品种权的被授权人在授权期满后将授权期间购买的种子为商业目的使用,是否构成侵权的问题。被授权人通常认为,其在授权期内购买的种子已经获得了授权,故其有权将购买的种子使用完,不受授权期限的约束。法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被授权人虽然是在授权期内购买种子,但并不意味着授权期限届满后其仍可为了商业目的继续使用该种子,品种权人的授权期限对其具有约束力。授权期限届满后如需继续使用该种子,应重新取得品种权人的授权许可。

【专家点评】

点评人:李菊丹,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最高人民法院种业知识产权保护专家智库首批专家。 

本案是关于超许可期限重复利用授权品种生产另一品种构成侵权的典型案例,还涉及育种或科研例外的判断和使用库存种子是否应当受到限制的问题。该案入选农业农村部发布的“2019年农业植物新品种保护十大典型案例”。实践中,生产杂交品种繁殖材料必然需要重复利用其亲本的繁殖材料。如果该亲本获得品种权保护,无论该杂交品种是否具有品种权保护,杂交品种繁殖材料的生产者必须获得亲本品种权的使用许可。涉案被控侵权品种“宜香305”为杂交水稻新品种,未申请品种权保护,其父本“FUR305”为自主选育的水稻恢复系材料,母本“宜香1A”获得品种权保护。被告认为,利用“宜香1A”生产“宜香305”系育种及科研例外,并且“宜香1A”属合法购买的库存种子,不属于侵权行为。法院经审理明确,重复使用授权品种亲本种子生产杂交种进行公开销售的,不属于育种及科研例外,超过许可期限利用购买的亲本种子生产杂交种的,仍需经亲本品种权人许可,否则构成侵权。本案为如何判断育种及科研例外提供了借鉴,并提醒种子生产经营企业应当注意库存种子的使用期限,超许可期限生产、销售或者利用授权品种繁殖材料生产另一品种繁殖材料的,即使其拥有相关繁殖材料的所有权,也仍需取得品种权人的许可。


 
来源:四川高院
责任编辑:研究室